ESMO大咖点评丨Nivolumab作为头颈癌鳞挽救性手术后辅助治疗疗效值得期待!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23/11/13 13:51:36  浏览量:3757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作为肿瘤领域极具权威的年度盛会,ESMO年会每年都会公布诸多最前沿的肿瘤学术进展。在头颈肿瘤口头摘要专场中, 一项评估 Nivolumab作为头颈癌鳞状细胞癌挽救性手术后的辅助治疗疗效和毒性的 II 期试验(摘要号:855MO)引发了在场专家的热议,肿瘤瞭望有幸在会议现场采访到了主要研究者,来自法国古斯塔夫·鲁西研究所头颈肿瘤研究中心的Caroline Even教授,请她分享研究的主要内容和临床意义。

编者按:作为肿瘤领域极具权威的年度盛会,ESMO年会每年都会公布诸多最前沿的肿瘤学术进展。在头颈肿瘤口头摘要专场中, 一项评估 Nivolumab作为头颈癌鳞状细胞癌挽救性手术后的辅助治疗疗效和毒性的 II 期试验(摘要号:855MO)引发了在场专家的热议,肿瘤瞭望有幸在会议现场采访到了主要研究者,来自法国古斯塔夫·鲁西研究所头颈肿瘤研究中心的Caroline Even教授,请她分享研究的主要内容和临床意义。

855MO - Adjuvant immunotherapy after salvage surgery in head and neck cancer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HNSCC): Phase II trial evaluating the efficacy and the toxicity of Nivolumab (ADJORL1)
855MO - 头颈癌鳞状细胞癌 (HNSCC) 挽救性手术后的辅助免疫治疗:评估 Nivolumab 疗效和毒性的 II 期试验 (ADJORL1)
▌背景
在既往照射区域治疗 HNSCC 的局部区域衰竭或第二原发性功能衰竭是一项挑战。再放疗是目前唯一可以提高挽救性手术 (SS) 后无病生存期 (DFS) 的治疗方法,即使它因高毒性而对总生存期 (OS) 没有影响,这表明需要研究其他辅助疗法 (AT),例如免疫治疗。本研究的目的是评估 SS 后接受纳武利尤单抗治疗的患者的 2 年 DFS 和 OS、纳武利尤单抗在该人群中的毒性并确定反应的生物标志物。
▌方法
这项多中心非随机II期试验纳入先前照射区域复发或第二原发性 HNSCC 的患者,以治愈为目的接受SS,在初始放疗后 6 个月以上且预后不良证明 AT 是合理的。在 SS 的 8 周内,前 3 个月每 2 周给予 240 mg 纳武利尤单抗辅助治疗,然后在接下来的 3 个月内每 4 周给予纳武利尤单抗 480 mg。该设计使用二项式检验进行,2 年 DFS < 40% 无效(α=10%,功效=80%)。
▌结果
2018 年 2 月至 2021 年 3 月期间,纳入并治疗了 57 名患者。中位年龄为61岁,80%为男性。纳武利尤单抗平均给予9个周期(3~10)。停止治疗的原因是:治疗完成率60%,肿瘤进展21%,毒性12%,其他7%。主要终点的2年DFS为46.6%,90%CI[36.1~57.5%],2年OS为67.3%,95%CI[54.2~78.2%]。中位随访时间为48.2个月(5.3个月~59.6个月)。17例≥3级不良事件(AEs)与纳武利尤单抗相关(主要是胰腺肝胆疾病、结肠炎、肌炎和心肌炎),共发生在11例患者中(19%)。没有发生与药物有关的死亡。试验还将提供生物标志物数据(CPS、Immunoscore)。
▌结论
SS 后的纳武利尤单抗作为辅助治疗耐受性良好。2 年 DFS 和 OS 与再照射试验的历史数据相比具有优势。在JANORL2试验(Radiother Oncol 2018)中,2年DFS和OS分别为33.4%、95%CI [22.1~47.0%]和54.0%、95%CI [40.6~66.8%]。这些令人鼓舞的结果值得进一步研究。
研究者点评
《肿瘤瞭望》:恭喜您的研究入选了本次ESMO大会的口头报告,您可以介绍一下研究的背景和主要结果吗?
Caroline Even教授:这是一项 II 期试验,评估纳武利尤单抗作为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患者挽救性手术后的辅助免疫疗法。原发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二次复发或二次定位的患者可进行挽救性手术。如果复发的第二次定位是在照射野中,则唯一可以提高无病生存期的治疗方法是再照射,但由于毒性的发生率高,并不能提高总生存期。我们希望评估免疫疗法在这种情况下的疗效。在这项研究中,患者在挽救性手术后接受了纳武利尤单抗治疗六个月,我们发现两年无病生存率为 47%,两年总生存率为 68%,与再放疗的历史结果相比具有优势。且纳武利尤单抗耐受性良好,与纳武利尤单抗相关的 3 级或以上不良事件很少。我们认为这项II期研究是阳性的,需要通过III期试验来确认这些结果。
《肿瘤瞭望》:大会现场专家们围绕这项研究进行了哪些有意思的讨论?
Caroline Even教授:我们需要在III期试验中确认这些结果。我们提出了用于选择患者的潜在生物标志物 - 也许CPS可以作为选择的标志物,我们必须在III期试验中对此进行评估。
《肿瘤瞭望》:您在大会上就头颈鳞癌的免疫辅助治疗研究进行了讨论,请问您如何看待免疫治疗在头颈鳞癌中的地位?大会上这方面的主要研究进展有哪些?
Caroline Even教授:目前,免疫治疗是不适合手术或放疗等根治性治疗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鳞癌的标准治疗,是 CPS >1 患者目前的标准一线治疗,也是铂类治疗耐药的复发性或转移性疾病患者的标准治疗。我们同时进行了两项与放疗同时进行的III期试验,结果均为阴性,因此我们需要在局部晚期疾病中找到免疫治疗的价值,因为我们认为它可以改善患者的预后。但我认为我们必须找到并确定最佳的治疗顺序,无论是作为辅助治疗、还是与放疗联合。在局部晚期头颈鳞癌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正在等待 IMvoke 试验的结果,该试验评估免疫疗法作为局部晚期头颈鳞癌患者放疗或手术后的辅助治疗的疗效。

版面编辑:高金转  责任编辑:唐蕊蕾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ESMO 2023,头颈癌鳞

分享到: 更多